海岸线文学 > 武侠修真 > 大数据修仙 > 第一千四百八十章 踯躅(一更贺萌主龙翼)
????聂赤凤的话说到一半,开始犹豫了——接下来我该怎么说,直接提要求吗?

????冯君等了一等,见她不再继续说话,这才摇了摇头,“我不要你的东西,我是要交换……呵呵,也省得你说我夺你机缘。”

????“我真的是只送不换,”聂赤凤正色回答,然后看一眼孔紫伊,“孔小友有什么事,你先说吧,我不着急。”

????孔紫伊看她一眼,情知此人跟冯君还有话说,于是也不犹豫,“冯山主,我师尊要想知道,今天的战斗到底是怎么一个经过……我个人也很想知道。”

????冯君不当众谈论经过,只是为了在某个层面实现信息屏蔽,素淼真人想知道,他没理由不说,就算他不说,人家也迟早能知道,他何必枉做小人?

????更别说,孔紫伊对他一向很不错。

????他将战斗经过说了一遍,除了退回地球界的手段没说,其他都说明白了,连傀儡兽的战斗力都不隐瞒——不过,他倒是没有细说禁空符箓。

????孔紫伊的眼珠转一转,“我能不能、能不能看一看你的傀儡兽?”

????“还是算了吧,”冯君正色回答,“是我的保命底牌,少一人知道,我就更安全些。”

????孔紫伊想一想,确实也是这个理,既然是保命底牌,哪里能让别人随便看?万一被窥破虚实或者弱点,使用效果会大打折扣,于是她歉然一笑,“倒是我唐突了。”

????冯君也不想让她失望,于是笑着回答,“等我清理一下战利品,若是有你能用的,回头我送你两件……这次好东西应该不少。”

????“那我就先谢谢了,”孔紫伊根本不跟他见外,然后长身而起,笑着发话,“好了,我也该回去向师尊复命了……聂荣勋,你俩慢慢聊。”

????她离开了,聂荣勋收拾心情,先是一拱手,“冯山主,刚才我的态度有点不好,冒犯了。”

????冯君一摆手,淡淡地发话,“还是有事说事吧,在我印象中,你也不是个拖泥带水的。”

????“那我就不客气了,”聂赤凤倒也是快言快语之辈,“我听岳真人的意思,他好像欠你的人情……似乎还不止一个?”

????“嗯?”冯君看她一眼,目光中有着一丝不满,“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呢?如果刚才我算是夺人机缘,你这么问,可也是刺探他人。”

????“我并无刺探之意,”聂赤凤一摆手,很干脆地表示,“我的两张符箓,可以送你,只送不换,你要是想交易,恕我难以从命。”

????“哦,”冯君微微颔首,“那你想得到什么呢?”

????“得到……”聂荣勋沉吟一下,扭扭捏捏地表示,“一个人情吧……半个也行。”

????“我不喜欢欠人情,”冯君很干脆地回答,“你还是说一说,想让我做什么吧。”

????聂荣勋心一横,心说就不要脸一次好了,“我听说、听说……听说你给孙荣勋推演……”

????明白了,冯君点点头,其实他已经猜到了七分,“你刚才不肯当着孔紫伊说,也算有几分谨慎,不过孙荣勋于我有救命之恩,我才费心为她推演生机,而且她的功法特殊。”

????“我知道,”聂荣勋点点头,“金乌涅盘功法,生死之间有大恐怖,也有大机缘……”

????顿了一顿之后,她继续发话,“救命之恩……我未必遇得上机会,毕竟我只有一年的任务时间,我贸然讨这个人情,也是……”

????“你稍等,”冯君手一竖,打断了她的话,表情也有点怪异,“不好意思,贸然打断了你,但是我想问一下,什么叫一年任务时间……是你的任务期是一年,还是大家都是?”

????“当然,如果这个问题触及了荣勋堂的,你可以明说,我不会在意。”

????聂赤凤听到冯君亲口承认,管红袖确实有抱丹可能,她就彻底明白了执掌和太上长老的用意,不过糟糕的是……好像冯君被蒙在鼓里?

????你们这么玩,真的很坑人啊~聂荣勋心里忍不住吐槽。

????她确实想为门派里保密,但是这个秘密会在一年后真相大白,那时的冯君肯定会生气,她觉得不如此刻把话说明白,起码没有隐瞒的意思。

????所以她犹豫一下回答,“因为孙荣勋要进行日常修炼,所以……我们会被轮派过来执行保护任务,任务期限一年。”

????冯君怔怔地看着她,看了好一会儿,才表情怪异地发话,“你们……考虑过绝大部分荣勋,其实是不可能抱丹的吗?”

????他已经完全明白了,赤凤每年派一个荣勋过来,让自己推演,为什么不是一下派出很多……估计是担心太扎眼了,不过拜托,这样就不扎眼了吗?

????还有,你们考虑过我的感受吗?人为制造出多个金丹出来,一旦传出去,这后果……估计不是登顶昆浩第一人,就是粉身碎骨了。

????现在看起来,粉身碎骨的概率还要高一些……不,是高很多。

????而且,昆浩第一人又如何?不是还有上界的吗?上面来个大佬抓我走,我能反抗吗?

????他觉得赤凤派这么做,实在是太坑了——我好心帮你们一把,你们就这么算计我?

????看着他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,聂赤凤心里也有点忐忑,她当然猜得到,他应该是生气了。

????然而聂荣勋的胆量,终究是超出旁人,她还是表示,“这件事,执掌也没有跟我们说,大约是看我们的机缘,我也是凑巧才观察到……如果我早知道这样,早就上门缠着你了。”

????这还像那么回事!冯君对这个解释比较满意,虽然他有点不忿,自己被当做了“机缘”,不过……那是赤凤的执掌,总是要为整个门派考虑的。

????但他还是冷笑一声,“缠着我?别人说这话,我也许会信,但是聂荣勋你的性情……我就问你,这话你自己信吗?”

????刚才你还因为要摸一个男人的尸而暴怒呢!

????聂荣勋深吸一口气,缓缓回答,“对于绝对的强者,我通常不会在意性别……以我所知,你已经诛杀了三个金丹,哪怕我抱丹成功,在金丹初阶也不可能追得上你的战力。”

????那白狐可不能算是我的战力!冯君心里暗暗吐槽,却是一本正经地发问。

????“你知道不知道,一旦我对你做推演,结果差强人意的话,会对你造成极大的打击?不信你去太清派问,那些隐性罡风金的弟子,有人满怀希望来推演,结果却愤而自杀的?”

????“我了解过,”聂赤凤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我猜执掌不让我们荣勋一股脑全来,主要也是想避免这种悲剧,荣勋堂乱不得,派我们来轮值,又不明说……那就是看个人机缘了。”

????她终究不是笨人,四百多岁也不是白活的,一旦认真琢磨,没多少事能瞒得过她。

????冯君今天是第二次听她说自己是“机缘”了,不过上一次听到,他是怒不可遏,现在心情变了,居然有点小小的骄傲,“那你轮值结束,会不会说出去呢?”

????“不会,”聂赤凤非常干脆地回答,很显然,她已经仔细考虑过这个问题了,“不管我有没有可能抱丹,我都会严守秘密,哪怕执掌要对外宣布,我都要努力拦着她……”

????“不是荣勋之间没感情,我不希望看他们老死,但是我更不想看到他们因为丧失最后的希望而陷入疯狂,这些煎熬,前一段时间我真切感受到了,所以……还是看个人的机缘吧。”

????“好吧,”冯君点点头,他能感受到,对方确实是发自内心的想法,“继续你的话题。”

????继续……话题?聂赤凤有点懵,刚才我说到哪儿了?

????不过很快她就想起来了,“我拿出两张符箓,是想讨个人情,希望冯山主能给我一次‘杀一人救一人’的机会,你指定一人,我帮你杀了之后,请你为我推演一番。”

????冯君听得有点微微的意外,“有个人情就可以推演了,为什么是杀一人救一人的机会?”

????“因为推演和推演是不一样的,”聂赤凤活得很自我,但是该明白的事理,其实她都懂,“我希望能得到冯山主全力以赴的推演,只有多做些什么,我才好这么要求。”

????咱不带这么不相信人的,冯君翻个白眼,不高兴地发话,“我说,我推演从来一视同仁,你这么说,是怀疑我的职业素养!”

????聂赤凤却是认准了一条死理,“我希望能得到孙荣勋一般的对待!”

????冯君顿时没话了,人家这么想的话,还真是没有错,对待救命恩人和对待普通人,这能一样吗?所以他微微颔首,“那算了,那个冯京……就当是你帮我杀的吧。”

????聂赤凤摇摇头,很执着地表示,“不,那是轮值任务里的事项,两者不能混为一谈。”

????冯君其实不喜欢聂荣勋的性格,但是这么认死理的人,倒也算得上是执着了。

????于是他点点头,“那这么说吧,你又不要战利品,还送我两张符,我觉得已经足够我认真推演一次了……其实说良心话,我也舍不得把折扇给你。”

????(第一更,贺萌主龙翼飞翔吧,双倍期间召唤月票。)

???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