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岸线文学 > 科幻恐怖 > 瘟疫医生 > 第三百三十五章 榕树的倒塌【求月票,求订阅】
????鲜血把荒野染红,天空的乌云已然坠下,把游荡在孤岛上的每一个生灵化为虚无。

????枯草在死亡,树木在死亡,大地也在死亡,但有什么在死亡中涌现。

????仪式的力量在明显增强,众人受到的精神影响越来越重了,被黑袍怪物乱刀捅死的人越来越多,这种原始的攻击方式却在造成极大的可怖。大部队从109人只剩下五六十人还能站着的了,他们在收缩防线,围成一圈抵御着。

????在这混乱之中,顾俊一直没有动,奇怪的是也一直没有黑袍怪物试图攻击他。

????顾俊到底是什么情况?

????是真的在进行着精神争斗,还是精神已经崩掉了?

????到了这个时候,除了天机局人员,即使是那些还在激励士气的一众指挥官心里也有了裂痕……阴影已把他们都笼罩,这样下去他们这几十人还能撑上多久呢,死亡已不再遥远。

????但是吴时雨一直没有放弃,依然在呼唤着顾俊。

????她与他的精神连系是最为紧密的,因此也最先察觉到他精神状态的变化……

????有另一股新的力量突然涌现了,使她的精神也为之一振。

????“咸雨,听着……”顾俊终于又说出了话来,沙哑,却十分坚定,“机会来了,但是机会只有一次。”

????“哦?”吴时雨一听,心中突起,知道这不会是什么好机会。

????“我负责把所有这些怪物聚到一块。”顾俊看看血肉飞溅的周围,目光最后落在她面容上,“你负责带大家打出旧印,像上次那样终结这个仪式。这些器械你拿着,注意感应,增强旧印力量。”

????他把随身医疗包交到她手中,那些卡洛普器械都在里面了。

????“咸俊,我有些话想跟你说。”吴时雨握紧这个医疗包,眼眸有点泪光,“但我就不说,你不活下来就听不到。”

????“我尽量。”顾俊轻轻地推了吴时雨脑袋一下,就向周围人喊道:“听时雨的!她知道要怎么做。”

????因为那股新现力量,现在他处于一种微妙的精神状态。

????既保持着自我,却又能微微控制那尚未完全苏醒的黑暗力量……但这股新现力量也正在流逝,扛不了多久了,必须现在就行动……现在就进入到这个仪式的最后环节……

????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,顾俊朝山丘那边走了出去,吟喊出了异文语言:“虫蛆之物,重新成形。”

????简单的一句话语却犹如惊雷炸响,他重复地吟喊着,声音怪异却充满着力量。

????狂风卷动着乌云,这一片天地间的旷野上,突然好像所有事物都被这股力量凝滞着了。

????如同把时空也拖进了泥沼之内,联合部队的所有活人都感到自己也在凝滞,身体动不了,念头转动也变得艰难……纷飞的枪火停下,枪声不再响起,他们本以为自己马上要暴死刀下,但那些黑袍怪物却也停住了……

????然后,这些怪物全都走了开去。

????举着刀的一些身影走开,围过来的一些身影也走开,倒在地上刚刚重新凝合的一些身影同样走开。四面八方,漫山遍野,这一道道的畸诡身影垂下刀子走去同一个方向,是顾俊走去的方向。

????“顾队长……”

????“怎么回事,是他的力量吗……”

????“这不可能是凡人的力量……”

????格兰特-贝尔、波利娜-格里兹曼等人惊讶,但楼筱宁、孔雀等人也没有想到这样。

????阿俊……能控制这些黑暗造物?

????众人被凝着的精神还没转过几个念头,就又看到至为诡异的景象。

????就在顾俊面前的空旷荒野上,那些黑袍身影走到一处,身躯碰着身躯,肢体碰着肢体,顿时就扭曲地粘连起来,发出无法形容的悚然声响,是骨头破碎、皮肉腐烂但又有骨头新生、皮肉新长才能混合出的声响。

????那些黑袍人扭合在了一起,一个、两个、十个、几十个、一百个……

????看着这一幕,很多人都怔着了,但天机人员顿时就想起了什么来。

????异榕树,是人体异榕树。

????血肉粘合、肢体穿插,那些黑袍人连成一块的形状正是像一棵盘根错节的大榕树,随着更多的血肉粘连进来,这棵异榕树越发壮大,擎天而立,成了一片连乌云也遮蔽的阴林。

????不多时,荒原上再没有半点单独的暗红血肉,全部都在那里了,全部都成了异榕树的一部分。

????在这棵巨大异榕树的树身中间,有着一个巨大暗黑的榕树洞,洞中有着一张由血肉砌成的座椅,而从洞口到地面有树藤结成般的台阶——全是由手脚扭结而成。树身上四处都有头颅,那些头颅有着不同的面孔。

????有枯槁面孔,有深潜者的面孔,有邪信徒的面孔,也有谢一曼的面孔,田意晴的面孔,薛霸的面孔……

????这个时候,众人就像经历着杰克-威尔斯所经历过的,只是就这么看着,精神就一片狂乱。

????再多看几眼,他们或许就要陷入疯狂……

????但吴时雨、孔雀等人还能撑着,蛋叔他们也都撑着,他们还有阿俊交待下的任务……

????听不见狂风呼啸,天地之间只剩死寂。

????众人眼中的惊讶忽地更重,就这么看着顾俊踏在了那手脚台阶上,朝着那个榕树洞走去,面无表情。他一路走进了榕树洞中,往那张血肉座椅坐下,面朝着他们,就像一个加冕为王的王者。

????顾俊这家伙……到底是什么人……或者说在变成什么东西……

????格兰特-贝尔他们有些不寒而栗,望着那巨树,那树洞,那身影,那正是压迫着他们的强大力量。

????突然间,那个榕树洞收缩了起来,暗红色的模糊血肉从四面粘着了顾俊,几乎只是瞬间,就把他浑身都吞噬了,只剩他的脸庞还显露出来,那双眼睛,一半血色,一半黑暗。

????而在异榕树的前方,在众人的周围荒野,出现了似是幻象的无数跪伏的身影。

????这些身影全都低垂着脑袋,有些则是无头身影,有人类,有异类,有是腐烂的尸体,有只是一副骨骼。

????跪伏在最前面的正是刚刚死去的普洛霍罗夫卡、弗里德里森、霍利迪-马尔特等人,在那当中,也有薛霸。

????众人已被茫然掩没,但吴时雨知道,那个还是咸俊!他的味道还在,那个他还在。

????“是他……他还在……”她喃喃道,“这就是他的主意……”

????“吴时雨!”不知道是那棵异榕树发出声音,还是她幻听,但她听到顾俊在喊话:“准备好,就现在了!”

????顾俊的意识在扭曲,也在挣扎,一半是黑暗力量,一半是他自己。

????这就是仪式的最后了,所有的仪式力量都已经聚在这里。

????如果厄运之子成功降临,就会以异榕树为体,它的一个惯常形态……

????不过现在,深渊之门还被他的意识力量挡着,但就是现在了,再晚一会的话,厄运之子将不可阻挡……

????“就现在了,各位……”顾俊也不知自己的声音有没有传出去,感到那些黑暗血肉已在钻进他的每一处皮肤、钻进他的头脑,他正在与这棵异榕树合为一体,他正在消逝。

????可是我……不能就这么死去……这个世界还没到结束的时候,拉莱耶还得多沉没一些日子……

????大家还要回去过节……咸雨还有些话要说,我还有些话要听……

????顾俊猛地鼓起了所有力气,早已知道应该怎么做,打开了脑海中那个铁之子的残缺美梦。

????轰隆一下,另一股光明力量爆涌而出,瞬间把那黑暗意志暂时压住了,这就是机会。

????被凝滞着的狂风吹动,被凝滞着的众人顿时精神一松。

????就现在,快,不要犹豫……吴时雨心中感应地听着他的话声,眸中泪光闪动,紧握着一手的卡洛普器械。

????“打旧印!”她高声喊出,眼泪掉落,“全部人,打!”

????天机人员们都是训练有素的,迅速结成了战阵,而格兰特-贝尔等人也纷纷来不及多想地跟随了指挥,这五六十人与吴时雨一起朝着那棵庞大畸曲的人体异榕树,打出了精神旧印。

????一片灼亮的旧印轰然打去,又因为卡洛普器械连系着的力量而变得无比强盛,正正的打中异榕树。

????分不清楚是风的呼啸,还是异榕的嚎叫,还是天崩地裂的声响,众人在失去着听觉,眼前也是一片摇晃。

????咸俊,咸俊,要活着啊,听到吗,那些话我现在就跟你说……

????吴时雨的喊声在远去,顾俊感觉一切都在消融,感觉到异榕树轰然崩塌,爆成了碎片……

????只是不知道自己,是否也成了一堆碎片。

????很痛,很多遗憾,不过……那块石碑的深渊之门被关上了,仪式结束了。

????之前就连最后一个红袍人也走进石碑献祭了自己,莱生会、厄运之子,沉寂下去吧,待在地狱里……

????顾俊的眼前,那个残缺美梦的景象还在闪烁,很美丽呢。

????是莱花节,故乡那漫山遍野的莱花树都开花了,兰顿与家人、丽姬娅、好友佩亚尼等人一起漫步山间赏花,欢声笑语。与世人熟知的那个铁之子不同,这只是一个普通平凡的美梦,属于人性的美梦。

????他笑了笑,看到的又好像是自己的美梦,是中秋节,是自己和咸雨、子轩、蛋叔、邓惜玫他们,一起赏月笑闹……

????美梦的景象渐渐朦胧……意识渐渐消散……那些光明力量、黑暗力量都在消散……

????落幕了,这一出戏剧落幕了,这同样也是一出名叫《人》的戏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