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岸线文学 > 365bet客户电话 > 北宋大丈夫 > 第972章 包拯心动,闻小种请罪
????“都给老夫盯好了钱粮,不管是政事堂还是枢密院,没有官家的允许,谁也别想挪用!”

????三司里,包拯的咆哮让官吏们变色。

????今年三司好不容易有了些结余,各种要钱的理由都来了,最多的就是往年的欠债。

????那些所谓的欠债大多是计划拨款,不是修建厅堂就是某些赏赐,包拯对此一律不理,那些来三司要钱的都被赶了出去。

????那些官员自然不肯罢休,有的去找自己的上官诉苦,有的上奏疏说包拯霸道。可上官默然,奏疏如石沉大海,没有任何反应。

????大宋财政糜烂有些年头了,如今能有结余,一是增收,这一点市舶司贡献良多。二是节流,不管是宗室革新还是取消灾民编为厢军的规矩,都让大宋的财政得到了喘息的机会。

????而包拯这个三司使更是功不可没。

????有他坐镇三司,那些不合理开支就别想过关。别说是臣子,官家想伸手都得要有被抽回去的心理准备。

????包拯看到官员们都服帖,就准备进宫去求见赵曙,商议一下年底的那些赏赐能否再减少些。

????老赵家的帝王都恨不能和文官们穿一条裤子,当真是贴心贴肺,可在包拯看来那就是白费劲。

????人的秉性中,最常见的还是白眼狼这个习性。当他们习惯了那些意外的赏赐之后,就会习以为常,理所当然,你若是哪天不给了,他们就会不满,就会叫嚣。

????一个人每天坚持给乞丐一元钱,突然哪天只给五毛后,乞丐的反应大抵会诧异。

????“不该是一块钱的吗?”

????这便是人心。

????包拯觉得该给赵曙知道残酷的一面,好让他放弃那些幻想。

????“包相!”

????一个小吏飞奔而来,近前后说道:“包相,您家中有人来找。”

????“老夫不是说过不许来三司吗?”

????包拯怒不可遏,等家人来后就虎着脸道:“是何事?若是有误,重责不贷!”

????家仆却没慌张,说道:“阿郎,沈家的小娘子带着包袱被送来了。”

????果果竟然背着包袱来了?

????包拯的眼中多了厉色,“沈安呢?”

????家仆摇头道:“沈郎君在家。”

????“小畜生,果然是有了儿子就忘了妹妹,回家回家!”

????包拯连衣裳都不换,就这么一路急奔出去。

????“包相这是怎么了?好像没告假吧?”

????“怕是家里出急事了,别说了,再说有人弹劾上去,包相可不饶人。”

????包拯一路赶回了家中,就见到果果和包绶在外面嘀咕。他给赵五五和陈大娘使个眼色,示意她们别吭声,然后悄然走了过去。

????包绶比果果矮了一截,站在边上一脸的义愤填膺,“你哥哥怎么能这么凶你呢?若是爹爹这般凶我,我就……我就去厨房弄一团浆糊放在他书房的椅子上,等他坐下去……果果,我告诉你,回头你就去这么弄,保证你哥哥的咆哮声能让整个府里都知道。”

????包拯躲在树后面,右手握拳,想想不对劲,又变成了掌,最后变成了鹰爪。

????果果皱眉道:“你也不怕包公打你。”

????包绶得意的道:“爹爹不打我,他要是打我我就跑,他追不上……”

????“可是……你这样不好。”

????果果捏了包绶的脸蛋一下,抑郁的道:“哥哥凶我了……”

????“你哥哥凶你了,那就凶他。”包绶很有经验的道:“爹爹若是凶我,我就凶回去,只是……”

????“只是什么?”果果觉得包绶越发的坏了。

????包绶苦着脸道:“只是爹爹会板着脸,看着吓人。”

????“活该!”

????果果也是愁眉苦脸的道:“哥哥以前都不凶我的,这次……不知道是为什么,我就拿了那柄剑,他就凶啊凶。以前哥哥不这样的,我觉得委屈。”

????“咳咳!”

????包拯听到这里就觉得该出去了。

????“包公。”

????果果见到包拯眼睛都笑眯了,大抵是觉得遇到了给自己撑腰的人,就诉苦道:“包公,哥哥先前凶我……”

????“玩那个兵器不该,不过你哥哥也不该凶你,回头老夫凶他。”

????包拯慈眉善目的摸摸果果的头顶,回头对包绶说道:“今日便让你歇息,不用做功课,好生陪姐姐玩耍。”

????包绶先是欢呼一声,然后看着包拯,狐疑的道:“爹爹,明日不会要补回来吧?”

????这等把戏看来包拯玩过不少次,不过今日他却表态道:“只管玩耍。”

????包绶兴奋的道:“果果,我前日发现了个洞,就在树下,咱们去挖吧。”

????果果摇头,“我要等哥哥来。”

????大抵出了家门后果果就后悔了,觉得哥哥会担心。但出门就回家,果果大人的面子全都丢掉了。

????所以再待一阵子吧。

????包拯说道:“安心去玩耍,回头你哥哥来了,老夫去凶他。那个……以后不许玩兵器。”

????果果点头,但却有些不满,“我只是把剑搁在脖子上……”

????“啥?”

????包拯瞬间就懵了。

????“阿郎,沈郎君来了。”

????果果马上就躲到了包拯的身后,怯生生的道:“包公,不要凶哥哥。”

????包拯此刻已经没有了凶沈安的心思,等沈安进来后,两人交换个眼色,然后沈安说道:“果果今日无聊出来玩耍,倒是让您受累了。”

????孩子也是有自尊心的,别拿她离家出走说事,否则会很难过。

????包拯点头,向前几步,低声问了沈安:“是怎么回事?”

????沈安说道:“她听人说了虞姬之事,就好奇拿剑搁在脖子上,幸亏某回去及时,可即便如此,某也被吓了个半死。”

????包拯身体一松,“是够吓人的,不过……别太凶孩子,不好。”

????沈安看了一眼包绶,说道:“是不大好,不过包公,包绶再这样下去可不行啊!”

????包拯很少凶儿子,揍儿子的次数更是少得可怜,堪称是溺爱。

????可包拯却说自家儿子聪慧乖巧。沈安这话有些戳肺管子的嫌疑,包拯的脸黑了一下,说道:“老夫还能活几年?包绶那么聪明,以后老夫死了,你们照看一眼就是了。”

????这是死不认错啊!

????沈安无奈,赶紧转换了个话题,“包公,此次北行官家属意谁去掌总?”

????包拯摇头道:“不知道,不过韩琦最有可能。”

????韩琦是赵曙的铁杆支持者,他要去北方,赵曙按理该给这个面子。

????沈安轻声道:“此事某觉着您该争取一下,好歹……这是立功的机会啊!”

????包拯皱眉道:“上次老夫去了原州,那次击败了西夏人,老夫已经立过功了,此次该换了别人去。”

????“包公,这不是排排坐分果果!”

????“哥哥,我在这。”

????果果偏头,冲着哥哥笑了一下,笑的有些怯。

????沈安想瞪她一眼,可看到这个怯生生的笑容,心马上就软了,说道:“去玩吧,晚些哥哥再来接你。”

????这是原谅我了吗?

????果果心中欢喜,就嚷道:“包绶,咱们去挖坑。”

????两个孩子去了后面,包拯和沈安去了书房。

????“此次北行,主要是震慑牵制,让辽人无法倾力对付西夏人。”

????沈安低声道:“上次在府州时,辽人是伏击,所以不算是正面碰撞。此次却不同,大宋屯兵北方……包公,您想想,从太宗皇帝北伐之后,大宋何时这般强硬过?有吗?”

????包拯摇头,面色有些红。

????“大宋有这么一天,老夫心中欢喜,死了也心甘啊!”

????从太宗北伐失败之后,大宋在北方就不断的被动挨打,只能用金钱来换取和平。

????多年来大家都死心了,觉得能维持住目前的局面就是胜利。

????可谁曾想这才过了没多久,大宋竟然就能和辽人对峙了。

????这样的岁月让人血脉贲张。

????这样的大宋让人想为之欢呼!

????热血啊!

????包拯的脸越发的红了,那种自豪感让他的心跳加速。

????沈安觉得老包少了些权谋的能力,但有自己在,想来这不是问题。

????“大宋第一次主动和辽人正面抗衡,双方屯兵对峙,就看谁先低头……包公,这样的时刻,青史留名啊!难道您就不想?”

????包拯看了一眼门外,干咳道:“果果……以后莫要凶她。”

????沈安点头,“是。”

????两人随后又说了些别的话,沈安就告辞了。

????老包心动了。

????但他觉得此事韩琦开口在前,他却不好争。

????不过沈安觉得这都不是事。

????站在包家的外面,沈安吩咐道:“陈洛留在这里,闻小种跟着某回家。”

????等回到家中后,沈安把闻小种叫到了书房,沉声道:“你今日给果果说了什么?”

????闻小种说道:“小娘子问那些武将谁厉害,小人说项羽,后来就说了项羽之事……”

????“为何要说虞姬自尽之事?”

????沈安的声音中多了冷意。

????闻小种本就是敏感的性子,闻言一惊,抬头道:“郎君,可是小娘子被吓到了吗?”

????“吓不到她,可她却拿着长剑搁在脖子上,想看看虞姬是如何自尽的!闻小种!”

????呯!

????沈安拍了一下桌子,怒道:“果果还是个孩子,这等事给她说了作甚?”

????小孩子的好奇心强,遇到好奇的事儿就想去试试,可这事儿是能试的?

????闻小种想起了先前果果含泪背着包袱叫套车的场景,那时他还腹诽沈安凶果果,可此刻他的背上全是冷汗。

????噗通,闻小种跪在地上,冷汗从额头上流淌下来。

????“小人有罪……若是小娘子有个差池,小人百死莫赎。”

????……

????本月最后两天,双倍月票,恳请大家把月票投给大丈夫。